唯墨修书

爱SD.爱J2.爱忘羡,爱狗粮QAQ.

网易你这…………你不要太搞事啊!!(‵□′)茨木得罪你了?!心疼茨宝_(:з」∠)_【原谅我私心一个酒茨_(:з」∠)_】

讲真,我打个鬼王掉下线之后被塞了一嘴狗粮也就算了,后来有事离开了一会儿,回来看到茨木被镜姬小鬼反死了,桃花不知道为啥也不见了_(:з」∠)_之后…………鬼王大人你也不能拿酒葫芦怼我啊!我好歹是你阿爸啊!【因为被怼得委屈,忘了截图_(:з」∠)_】

鬼王大人的传记和剧情看上去…………为什么不像是同一个人(鬼)?
请容许我私心加个酒茨_(:з」∠)_

比想象中的好喝,可惜这里并没有茨木的水葡萄_(:з」∠)_

崽!好喝!(๑>ڡ<)☆

梦也需留

        Sam被一盘蔬菜沙拉砸在自己前方三厘米处的声音惊醒,他迅速的抬起头,并心理责备着自己的疏忽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Hey Sammy 愿意跟我说说你昨晚都做什么了吗?竟然在餐桌上都睡得着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坐在对面的Dean用汉堡把自己的腮帮子鼓的满满的,一如往常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Dean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Yeah 天才,你睡到连你老哥都认不清了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Sam看着Dean朝他翻了个白眼,环顾四周,发现是在地堡的用餐区,他带着不可置信的脸看着他哥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老天,Sammy你不会真的睡傻了吧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Sam感觉到Dean放下汉堡的手试探着摸着自己额头上的温度,还带着双倍芝士的味道,他突然笑起来,握住Dean的手摇摇头,就像一只终于回家的大狗一样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,我很好,只是做了个噩梦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Dean将信将疑的收回手,起身给弟弟倒了杯咖啡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你最好说的是真的,老弟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Sam拿起叉子大大的吃了口蔬菜沙拉,Dean的手艺无论吃多少次都能让他发出赞叹,并收获Dean得意的笑脸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看着他哥哥挑着眉继续啃汉堡,喝了一口咖啡,浓郁的香味简直可以使他落下眼泪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努力埋头吃着久违的美味,将红了的眼眶藏在垂落的头发里,听着Dean像小时候一样的教训自己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伙计,你真的不该那么冒失了,你多大?啊?还是9岁刚开始狩猎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Sam有些不在状态,不知道他哥具体指的什么事,但也可以很快的还嘴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Hey 我刚开始狩猎的时候也没犯过错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于是,他被Dean隔着桌子拍了脑袋,只能缩着脖子,嘟囔着不满的吃干净了碗里的菜,伸手去拿纸巾才发现一只手臂上打了石膏,挂在自己的脖子上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老弟,别乱动你这胳膊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Dean把手里的汉堡吃下肚,拍拍手扯了纸巾递过来,他接过来漫不尽心的擦了唇边的残渣,望着手臂上的绑带有些慌乱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恍惚间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太真切的声音,抬头却只看到Dean哼着歌在清洗碗盘,歌依旧是那些他百听不厌的摇滚曲调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起身过去询问有什么可以做的,却被Dean赶到了大厅,百无聊赖的坐在他常坐的位置,打开电脑又完全不知道可以搜索些什么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Dean丢了抹布,又拿出两瓶啤酒坐在他旁边,嘲笑着他像个姑娘一样的容易受伤,他无话可说,盯着电脑屏幕发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Sammy 我真怀疑你不止手打了石膏,怎么脑子也像一团浆糊了啊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回过神朝着Dean尴尬的笑了下,于是得到了今天的第二个白眼,他咽下口里仿若无味的啤酒,明白了一些事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陪着Dean看着一部电影,内容没怎么注意,就只看到他哥哥上扬的嘴,眼角笑纹清晰可见,从喉间发出的笑声依旧性感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恍惚的在电影声中睡了过去,耳边还留着Dean的笑,他蹭了下枕头,然后惊醒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枕头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从床上一跃而起,环顾四周,这是Dean的房间,被那人笑着说是记忆海绵的床上只有刚刚自己睡过的痕迹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拿起散落在床上的照片,上面的两人是许久不见的笑脸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将照片收回原处,关了房门,口袋里的纸条在空荡的走廊被布料摩擦出沙沙声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用没有打绷带的手拿上行李袋,开着他哥哥修理过无数次,从来不曾抛弃的Impala,离开地堡,开始一个人的行程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Let me go Sammy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纸条上的话语还带着Dean的温度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但他眼神中的坚定一如他哥当初的模样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会找到他,并且带他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看完没结束的电影,继续他们的生活。

T_T

累成狗的七月终于要过去了!!

然而八月还有半月要累成傻子………………

<(ToT)>

我想休息几天整理下脑子啊(T_T)/~~

突发脑洞03

废话一堆:

就是烂大街的失明了!

平时天上地下唯我独尊(什么鬼)的Dean突然一下看不见了

习惯了被别人依赖的大哥突然就只能依赖别人了

多动症儿童(被Dean一枪崩了)如何克制自己的多动从而减轻伤害?

什么都看不见的恐惧感侵蚀本来就没安全感的人,他会有多么惶恐不安?

让我们走进(停下!)

好吧不闹了😜

正文

当Dean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还是只看见一片漆黑,但他能感觉到他在Impala里,因为他熟悉她的一切。

“Hey 老兄,你还好吗?”

Dean稍微撑着身体让自己坐正,他尽量表现的正常,除了视线内还是什么都没有。

“Yeah 我想是的。”

他回想着之前他们的工作,一个女巫,有着变态爱好的女巫,她收集眼球,尤其是因为惶恐不安直至死亡的那种,但她只对自己看上眼的人下手,所以,她的猎物通常都有十分漂亮的眼眸。

“Sam 她最后死了是吗?我是说,我们除掉了她,对吧?”

Sam有些担心的将视线从落到Dean身上,他抿着唇点头,然后发现Dean似乎是在盯着车窗发呆,于是开口回答。

“是的,我们消灭了她,被她囚禁的灵魂也已经在天堂了。”

“太好了。”

“Yeah Hey Dean 你看上去还是不太好,有什么不对劲的吗?”

Dean很快的瞟了下Sam,随即笑的一如往常。

“Sammy 你知道的,被人拿手指对着眼球还是有点吓人的,我想我可能有点,那种叫什么?后怕?”

Sam笑了起来,将注意力放回到公路上,虽然夜深人静,前面并没有任何车辆,但这并不代表自己就可以胡乱开车。

“不,老兄,我觉得任何人都有可能后怕,唯独你不会。不过说真的,你看上去还需要休息会儿。”

“好吧,你说的对,至少我这次面对的还是一个比较漂亮的女巫,不是个科学怪人。”

“噢,闭嘴吧Dean 睡你的觉。”

“好吧好吧,后怕的Sammy。”

Dean调侃着再次靠上车窗,他将自己眼前的黑当做短暂性的后遗症,他合上眼皮想着下一次醒来时天就亮了。

“到了叫我。”

“放心。”

Sam更加担心的看了眼Dean,他的哥哥竟然没有在醒来的第一时间要回Impala的驾驶权,而且神情一直很呆滞,甚至他会拿自己的胆量开玩笑。

Sam觉得事情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糟,他想起那个女巫面临死亡时嘴里还念念有词,并且贪婪的盯着Dean的样子。

他皱起眉,这就是他为什么一开始根本不想接这个案子的原因,因为他可以百分百确定,他的哥哥绝对会被这个变态盯上。

结果呢,很明显,如果不是自己寸步不离的跟着Dean的话,或许他现在就……

Sam不敢想下去,他记得最后女巫挣扎的朝Dean咆哮,似乎因为痛苦而无法进行咒语,但她依旧在笑,狰狞的,诡异的,还有点得意。

最后Dean在她终于不再有动静时昏了过去,就那么站着倒了下去,Sam甚至只能及时的护着Dean的头不磕到地面。

虽然在回到汽车旅馆后他就醒了过来,并且表示一切都好,但Sam还是坚持连夜赶回地堡,以防意外。

现在看来,意外还是来了,Sam握紧了方向盘,最后确认Dean已经熟睡过去,他踩下油门,希望在事情变得更糟之前找到解决方法。

等到Sam叫醒Dean时天已经亮了,他们身处地堡的停车库。

有着熟悉的味道的地方显然让Dean更安心,他只是不太懂为什么Sam不先去开灯再来叫他,于是他打开车门朝着估计是Sam的方向抱怨。

“Hey Sammy 你去开下灯再回来叫我会让你矮半截吗?”

Sam的手僵在正要打开的后备箱上,他看了一圈光线充足的车库,走到Dean面前颤抖着,深吸了口气。

“Dean 你知道你这种玩笑烂透了吧。”

Dean愣了下,因为Sam语气中的恐惧,以及,他确定他现在依旧什么都看不见。

“Sam?”

他伸出手急需确认Sam的存在,而Sam似乎也急需触碰Dean,所以他迅速的靠近,并抓上Dean的手,急促的呼吸都打在了他哥哥的脸上。

“噢天!Dean 你的眼睛。”

Sam凝视着Dean的眼眸,那里果然黯淡无光,Sam张着嘴想说什么,但又觉得时间都静止了,他僵硬的站着,直到他哥哥把他拉过去给了个拥抱。

“Hey!Sammy!呼吸!”

他感到Dean在拍打他的背部,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紧张得忘了呼吸,于是他赶紧调整自己,为自己的慌乱而羞愧。

“没事的Sammy 我很好,我们会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。”

“Yeah yeah 你是对的,我们总有办法的。”

Sam回抱了下Dean,他哥哥拍着他的背让他冷静下来,他感受着Dean的体温和呼吸,然后将头埋进哥哥的颈间深深呼吸了一口。

“来吧,我们先回房里。”

Dean笑得自信,仿佛他下一秒就能恢复光明,他哥俩好的搭着弟弟的肩往记忆中的楼梯方向走。

“嗯,好的。”

Sam顺从的跟着Dean,并把手搭在人背上,悄然将他们的行进路线改到正确的位子。

他们回到Dean的房间,因为Dean拒绝去Sam那,理由是那屋子无聊得要死的。

而Sam一边拉着他一会儿撞到台灯,一会儿碰到床脚的哥哥,一边拨通了Cass的电话。

当Cass终于来到他们身边时Sam差点上去给他个拥抱,他揉着额头表示目不能视的Dean比平时更能说会道,或者说聒噪。

但Sam又不放心放Dean一个人在房里,他这满墙的枪绝不是摆设,万一Dean胡乱摸到一把并不小心扣动扳机。

Sam甩了甩头,充满期待的看着Cass的手指点上终于安静下来的Dean的额头,然后盯着Cass比平时皱得更深的眉。

“怎么了Cass?!有什么问题?”

“这,这不是单纯的咒术,这是个诅咒,我,我不能。”

“你不能什么?!”

“我解不开,抱歉Dean.”

Dean着急的站了起来,失去的视力也带去了一些平衡力,他摇摇晃晃地差点撞上床头柜。

“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

Sam一步跨到Dean身边扶住他的手臂,又瞬间被Dean拍开。

“我无法去除诅咒,Dean我很抱歉。”

(未完待续)

突发脑洞(02)

关于一个换灵魂?身体?但没换习惯动作的梗

本人的啰嗦

就是觉得,如果身体习惯还保留着,但身体的使用者却不同了,那么平时那些小动作是不是就会被无限放大了呢!什么的…………😉

然后感觉就是Sam知道自己的心意,然而Dean不知道,也就是还没表白的阶段的背景下

总之就是一个脑洞而已了😣

题目什么的随便啦😣

正文

Dean醒来时觉得哪里不对,嗯,哪里不对?他仔细看了看对面的床,然后他发现了哪里不对,并且一跳而起。

“见鬼了!”

他叫着,又发现了声音不对,还有,嘿,怎么周围的东西都矮了一节?

Sam很明显的听到了Dean的咒骂,他皱着眉撑死身子,并且在想自己什么时候趴着睡的,接着又听到

“Sam?”

这个不确定的声线是怎么回事,除了自己,Dean觉得还能有谁?于是他回嘴

“yeah 是我,不是客房服…………”

Sam顿住了,然后他也爬起来看着Dean,怪叫道

“该死的发生了什么??!!”

“我也希望我知道发生了什么!”

发生了什么?噢,没什么,也就是Dean现在看着自己,当然,不是从镜子里,而且活生生的自己的身体,站在自己前面,带着一脸疑惑,而且,矮了一节。

嘿!我不矮!只是Sam这个大脚怪太高了!

如果Dean还有心神来回嘴的话,他一定会这么说的。

相对于Dean,Sam看上去好像更冷静,只是有点疑惑,嗯,用着Dean的脸摆出Sam常摆在脸上的思考的表情。

片刻后得出结论。

“我想我们有麻烦了。”

“yeah 天才,我们当然有麻烦了。”

Dean翻了个白眼,首先接受了事实,然后打算习惯性的先去浴室,却脱口而出:

“嘿,你想先去浴室么?”

还有些神游的Sam迅速做出反应。

“yeah 我想是的。”

然后Sam用着Dean的身体很自然的走进浴室,看上去毫无异常,除了他们都不是本人在动用肢体。

所以,Dean开始思考是不是该趁着空闲的时候上网查查,于是他摸出Sam的电脑,打开电源,眼睛落到浴室门上。

然后突然回神,把心神放回电脑的调查上,嘟囔着:

“搞什么鬼………………”

等到Sam带着水汽从浴室出来,脸好像还红的出血一样的时候,Dean觉得他看呆了,不自觉的看呆了。

嘿,那是我自己的身体!

Dean感到有些不可思议,他知道自己身材好,但是从来不知道自己看上去这么…………怎么说?!不知道,总之不是他觉得该有的感觉!

“咳,Dean,我想我发现了个事。”

Sam一边快速的从包里掏出衣服换上,一边说道:

“我觉得我们好像只是单纯的,换了身体?我说不准。只是好像有些习惯都没变。或许我们应该在有更多麻烦前找到解决方法。”

他说着,有些紧张的看着Dean,又补充着打趣道:

“伙计,难怪你每天要早进浴室,趁着镜子上没水汽的时候盯着自己看也够自恋的了。”

Dean一愣,又立马反击。

“发呆盯着门的人有什么资格说别人。”

然后他想起刚刚自己看到自己之后的脸红心跳,对Sam的前一个提议表示赞同。

“对,我们准备下,看看是哪个哔——搞的鬼。”

他站起身,错过Sam走进浴室,用剩下的热水洗了澡,很熟练,也丝毫没有觉得不好意思,想不通为什么刚刚Sam看上去那么慌张。

“噢,害羞的大狗。”

自认为想明白了的Dean笑了起来,快速的洗完,开始想怎么解决这个麻烦,以及怎么在麻烦之内找点乐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