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墨修书

爱SD.爱J2.爱忘羡,爱狗粮QAQ.

7 浏览过去的相片

“Hey”

“Hey”

当Sam调查无果,回到汽车旅馆时就看到Dean手中拿着的相片,他知道那是什么,因为他也曾看过很多次。

“Hey Hey Hey Dean你知道,这…………这不一定管用,是吧?”

“yeah 我知道,但是,看在你还是毫无收获地回来,这也是一种方法,不是吗?”

Sam张着嘴顿了下,而后舔着唇坐到Dean身边。

“但老兄,你真的会回想过去?我是说,我们的过去,我以为你只会向前看呢。”

Dean好笑的看着满脸不认同的Sam。

“为什么不?没有什么黑暗,上帝,血印,狗屁天使的天堂论和那堆乱七八糟的事,就只是我和爸爸,而你安全的在学校读书。”

Sam抿着嘴,在听到最后一句时皱眉想要反驳,却又被Dean的自言自语打断。

“Oh oh 不过自从知道你那个时候就被恶魔盯上了后我就不怎么想了,上帝,如果那个时候恶魔就对你动手的话,我不敢想象,你没有任何防身工具,而我和爸爸,我们甚至都不在你身边。”

“不过据我了解,那时候你和爸还是经常会去看我的,而且,嘿!我有防范!”

Sam抽走一张照片,他记得这个,那时Dean刚好去学校看他,他们聊得很开心,直到Dean拍了拍他的肩,塞给他一打纸币,然后说要去工作了。

他捏着相片的一角,看着上面两人的笑,有点感激当时拍下这个的同学,虽然对于后来被Dean偷了这照片有一段时间挺失魂落魄的记忆进行否认。

Dean从Sam手中又抢回相片放入笔记本的夹层。

“但恶魔们总是狡猾的Sammy,别忘了爸爸教过我们的。”

Dean又翻过一张相片,目光柔和起来。

“Hey Dean 你还记得多少这个时候的事?”

Sam挪动着屁股更靠近Dean了,看着相片里被温柔的母亲环抱住的小男孩,笑得天真而美好,无忧无虑,他甚至能感觉到镜头这边的,他们的爸爸当时是多么的幸福。

“没多少,你知道的Sam,后来发生太多事了,就把记忆冲掉了。”

Dean快速的将这张也塞回夹缝,他清楚的记得每一点,但他不能说,他知道这是Sam从来没有过,并一直在追求的感觉,虽然自己一直很努力的想要做到某些,不过Dean觉得他很失败,所以他并不想在Sam面前提起。

而Sam想着,这是Dean曾经有过,却又彻底的,永远的,无法挽回甚至无法重新获得的生活,他也不愿意让Dean过多的去回想,他觉得那只会让Dean更感伤,所以,好吧,这张跳过。

这次Sam从中选出一张,他们在Bobby的房子里,不知道是谁拍下的,他趴在Bobby的桌子上,而Dean盖着皮夹克睡在沙发上,他笑着听到Dean问。

“我们这是在干什么?”

“睡觉。”

“…………是的天才,我也看到了我们在睡觉。”

“噢…………噢,Dean你得知道,我们这样睡在Bobby家的次数不少,天知道这是哪一次。”

Dean斜了Sam一眼,点着头把日记递给Sam让他收好相片,然后想到。

“嘿老弟,你不该跟我坐着一起看的,万一它来了怎么办,你有准备?”

Sam收好日记和全部相片,笑了笑,从Dean怀里摸出两张他们写好的符咒。

“我的准备在这。”

“bitch 下次自己带。”

“如果你没有想一个人来的话,我会有准备时间的,Jerk.”

Dean忍住拍Sam一巴掌的冲动,拿回用自己的血写好的咒,站起身回头看到,头挨头,手挨手,日记和相片散在身体和手臂上,睡的正香的自己和弟弟。

“下次你也坐的远点。”

Sam挑了挑眉,看着四周场景变换成了Bobby的老旧屋子,他跟着Dean移动到餐厅里,找寻着这张照片的拍摄者,或者说是变幻成拍摄者的东西。

“男孩们,找到什么有用的吗?”

Bobby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Dean快速的回过头去凝视着他的脸,然后回答。

“没有,所以我们打算休息会儿。”

“Yeah 我找的焦头烂额,而Dean就只想吃些什么,所以我们过来看看有什么剩的食物。”

“闭嘴Sam 你自己也饿了,我都听到你肚子叫了。”

Bobby还是一副“两个白痴”的表情,去冰箱里取出剩余的披萨,放到桌上看了眼Sam。

“我记得我说过冰箱里有存粮。”

“噢,那很显然我们都没记住,谢了Bobby.”

Dean笑着,哥俩好的拍了拍Bobby的背,然后走向餐桌。

Sam看着Bobby背后毫无反应的纸,然后走到他身后无奈的为Dean解释。

“别在意Bobby,你知道Dean就是这么个没礼貌的人。”

“不,你才别在意,我知道你们两个呆子都什么样的。”

Sam嗤笑着快速的将符咒贴到Bobby的后脑勺上,在他惊讶的回过头,并且痛苦嚎叫时将他按在地上。

Dean扔下假意拿在手里的披萨,冲过来划开手掌,将掌心的血按印在Sam的符咒上,然后跟Sam一起念出咒语。

Bobby的脸逐渐在咒语声中扭曲成了一个恶心的怪物的脸,伴随着最后一个词从兄弟口中吟出,它挣扎着,扭动着在兄弟俩的眼神中寻找生机,然而最终化为尘埃。

Dean捂着划破的手,咒骂着它恶心的样子。

“该死的,早知道它这么丑,我该闭上眼的。”

“嘿,书上说我们必须凝视它的,你别乱来。”

Sam靠近Dean站着,互相依靠着直到眼前一片黑暗。

“噢!该死的,Sammy说真的!下次一定要先放好日记!”

Dean弹跳起来看着掉在地上的日记和原本该夹在日记里的相片或资料。

“不,Dean,我更希望没有下次。”

Sam蹲下身体去收拾地上的纸片,并将它们归位。

“…………嘿老弟,你的符咒起作用了,所以,你知道那是什么时候?”

Dean站了一会儿,没忍住好奇心。

“不,我不大清楚。”

“Oh  Okay.”

Dean揉着额头接过Sam整理好的日记本,去将它收好。

Sam看着Dean的背影,想到刚刚房子里放的资料。

是的,他记得,那是Dean为了他把灵魂交易给地狱,而他一心想留住他哥哥的那段时间。

那天他在Dean睡着了的时候喝了点酒,应该是醉了,他记得他跟Bobby说了很多,但不记得具体说了些什么。

愧疚,他想,能招来这个怪物的感情,应该是自己的愧疚和懊悔,那是他当时的心情。

而能消灭它的,就只有Dean以及Dean对自己无限的原谅和包容。

“Hey 老哥,我想Bobby了。”

Sam觉得那个怪物最后的嚎叫应该不是因为痛苦,只是为了逃生而已,毕竟他和Dean都不希望看到Bobby再为他们痛苦,即使只是个幻影。

“Yeah Sammy.”

Dean拉上旅行袋的拉链,转过身看着Sam浅笑着。

“我也是。”

评论(5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