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墨修书

爱SD.爱J2.爱忘羡,爱狗粮QAQ.

突发脑洞03

废话一堆:

就是烂大街的失明了!

平时天上地下唯我独尊(什么鬼)的Dean突然一下看不见了

习惯了被别人依赖的大哥突然就只能依赖别人了

多动症儿童(被Dean一枪崩了)如何克制自己的多动从而减轻伤害?

什么都看不见的恐惧感侵蚀本来就没安全感的人,他会有多么惶恐不安?

让我们走进(停下!)

好吧不闹了😜

正文

当Dean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还是只看见一片漆黑,但他能感觉到他在Impala里,因为他熟悉她的一切。

“Hey 老兄,你还好吗?”

Dean稍微撑着身体让自己坐正,他尽量表现的正常,除了视线内还是什么都没有。

“Yeah 我想是的。”

他回想着之前他们的工作,一个女巫,有着变态爱好的女巫,她收集眼球,尤其是因为惶恐不安直至死亡的那种,但她只对自己看上眼的人下手,所以,她的猎物通常都有十分漂亮的眼眸。

“Sam 她最后死了是吗?我是说,我们除掉了她,对吧?”

Sam有些担心的将视线从落到Dean身上,他抿着唇点头,然后发现Dean似乎是在盯着车窗发呆,于是开口回答。

“是的,我们消灭了她,被她囚禁的灵魂也已经在天堂了。”

“太好了。”

“Yeah Hey Dean 你看上去还是不太好,有什么不对劲的吗?”

Dean很快的瞟了下Sam,随即笑的一如往常。

“Sammy 你知道的,被人拿手指对着眼球还是有点吓人的,我想我可能有点,那种叫什么?后怕?”

Sam笑了起来,将注意力放回到公路上,虽然夜深人静,前面并没有任何车辆,但这并不代表自己就可以胡乱开车。

“不,老兄,我觉得任何人都有可能后怕,唯独你不会。不过说真的,你看上去还需要休息会儿。”

“好吧,你说的对,至少我这次面对的还是一个比较漂亮的女巫,不是个科学怪人。”

“噢,闭嘴吧Dean 睡你的觉。”

“好吧好吧,后怕的Sammy。”

Dean调侃着再次靠上车窗,他将自己眼前的黑当做短暂性的后遗症,他合上眼皮想着下一次醒来时天就亮了。

“到了叫我。”

“放心。”

Sam更加担心的看了眼Dean,他的哥哥竟然没有在醒来的第一时间要回Impala的驾驶权,而且神情一直很呆滞,甚至他会拿自己的胆量开玩笑。

Sam觉得事情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糟,他想起那个女巫面临死亡时嘴里还念念有词,并且贪婪的盯着Dean的样子。

他皱起眉,这就是他为什么一开始根本不想接这个案子的原因,因为他可以百分百确定,他的哥哥绝对会被这个变态盯上。

结果呢,很明显,如果不是自己寸步不离的跟着Dean的话,或许他现在就……

Sam不敢想下去,他记得最后女巫挣扎的朝Dean咆哮,似乎因为痛苦而无法进行咒语,但她依旧在笑,狰狞的,诡异的,还有点得意。

最后Dean在她终于不再有动静时昏了过去,就那么站着倒了下去,Sam甚至只能及时的护着Dean的头不磕到地面。

虽然在回到汽车旅馆后他就醒了过来,并且表示一切都好,但Sam还是坚持连夜赶回地堡,以防意外。

现在看来,意外还是来了,Sam握紧了方向盘,最后确认Dean已经熟睡过去,他踩下油门,希望在事情变得更糟之前找到解决方法。

等到Sam叫醒Dean时天已经亮了,他们身处地堡的停车库。

有着熟悉的味道的地方显然让Dean更安心,他只是不太懂为什么Sam不先去开灯再来叫他,于是他打开车门朝着估计是Sam的方向抱怨。

“Hey Sammy 你去开下灯再回来叫我会让你矮半截吗?”

Sam的手僵在正要打开的后备箱上,他看了一圈光线充足的车库,走到Dean面前颤抖着,深吸了口气。

“Dean 你知道你这种玩笑烂透了吧。”

Dean愣了下,因为Sam语气中的恐惧,以及,他确定他现在依旧什么都看不见。

“Sam?”

他伸出手急需确认Sam的存在,而Sam似乎也急需触碰Dean,所以他迅速的靠近,并抓上Dean的手,急促的呼吸都打在了他哥哥的脸上。

“噢天!Dean 你的眼睛。”

Sam凝视着Dean的眼眸,那里果然黯淡无光,Sam张着嘴想说什么,但又觉得时间都静止了,他僵硬的站着,直到他哥哥把他拉过去给了个拥抱。

“Hey!Sammy!呼吸!”

他感到Dean在拍打他的背部,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紧张得忘了呼吸,于是他赶紧调整自己,为自己的慌乱而羞愧。

“没事的Sammy 我很好,我们会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。”

“Yeah yeah 你是对的,我们总有办法的。”

Sam回抱了下Dean,他哥哥拍着他的背让他冷静下来,他感受着Dean的体温和呼吸,然后将头埋进哥哥的颈间深深呼吸了一口。

“来吧,我们先回房里。”

Dean笑得自信,仿佛他下一秒就能恢复光明,他哥俩好的搭着弟弟的肩往记忆中的楼梯方向走。

“嗯,好的。”

Sam顺从的跟着Dean,并把手搭在人背上,悄然将他们的行进路线改到正确的位子。

他们回到Dean的房间,因为Dean拒绝去Sam那,理由是那屋子无聊得要死的。

而Sam一边拉着他一会儿撞到台灯,一会儿碰到床脚的哥哥,一边拨通了Cass的电话。

当Cass终于来到他们身边时Sam差点上去给他个拥抱,他揉着额头表示目不能视的Dean比平时更能说会道,或者说聒噪。

但Sam又不放心放Dean一个人在房里,他这满墙的枪绝不是摆设,万一Dean胡乱摸到一把并不小心扣动扳机。

Sam甩了甩头,充满期待的看着Cass的手指点上终于安静下来的Dean的额头,然后盯着Cass比平时皱得更深的眉。

“怎么了Cass?!有什么问题?”

“这,这不是单纯的咒术,这是个诅咒,我,我不能。”

“你不能什么?!”

“我解不开,抱歉Dean.”

Dean着急的站了起来,失去的视力也带去了一些平衡力,他摇摇晃晃地差点撞上床头柜。

“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

Sam一步跨到Dean身边扶住他的手臂,又瞬间被Dean拍开。

“我无法去除诅咒,Dean我很抱歉。”

(未完待续)

评论(4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