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墨修书

爱SD.爱J2.爱忘羡,爱狗粮QAQ.

梦也需留

        Sam被一盘蔬菜沙拉砸在自己前方三厘米处的声音惊醒,他迅速的抬起头,并心理责备着自己的疏忽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Hey Sammy 愿意跟我说说你昨晚都做什么了吗?竟然在餐桌上都睡得着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坐在对面的Dean用汉堡把自己的腮帮子鼓的满满的,一如往常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Dean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Yeah 天才,你睡到连你老哥都认不清了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Sam看着Dean朝他翻了个白眼,环顾四周,发现是在地堡的用餐区,他带着不可置信的脸看着他哥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老天,Sammy你不会真的睡傻了吧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Sam感觉到Dean放下汉堡的手试探着摸着自己额头上的温度,还带着双倍芝士的味道,他突然笑起来,握住Dean的手摇摇头,就像一只终于回家的大狗一样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,我很好,只是做了个噩梦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Dean将信将疑的收回手,起身给弟弟倒了杯咖啡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你最好说的是真的,老弟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Sam拿起叉子大大的吃了口蔬菜沙拉,Dean的手艺无论吃多少次都能让他发出赞叹,并收获Dean得意的笑脸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看着他哥哥挑着眉继续啃汉堡,喝了一口咖啡,浓郁的香味简直可以使他落下眼泪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努力埋头吃着久违的美味,将红了的眼眶藏在垂落的头发里,听着Dean像小时候一样的教训自己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伙计,你真的不该那么冒失了,你多大?啊?还是9岁刚开始狩猎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Sam有些不在状态,不知道他哥具体指的什么事,但也可以很快的还嘴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Hey 我刚开始狩猎的时候也没犯过错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于是,他被Dean隔着桌子拍了脑袋,只能缩着脖子,嘟囔着不满的吃干净了碗里的菜,伸手去拿纸巾才发现一只手臂上打了石膏,挂在自己的脖子上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老弟,别乱动你这胳膊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Dean把手里的汉堡吃下肚,拍拍手扯了纸巾递过来,他接过来漫不尽心的擦了唇边的残渣,望着手臂上的绑带有些慌乱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恍惚间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太真切的声音,抬头却只看到Dean哼着歌在清洗碗盘,歌依旧是那些他百听不厌的摇滚曲调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起身过去询问有什么可以做的,却被Dean赶到了大厅,百无聊赖的坐在他常坐的位置,打开电脑又完全不知道可以搜索些什么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Dean丢了抹布,又拿出两瓶啤酒坐在他旁边,嘲笑着他像个姑娘一样的容易受伤,他无话可说,盯着电脑屏幕发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Sammy 我真怀疑你不止手打了石膏,怎么脑子也像一团浆糊了啊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回过神朝着Dean尴尬的笑了下,于是得到了今天的第二个白眼,他咽下口里仿若无味的啤酒,明白了一些事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陪着Dean看着一部电影,内容没怎么注意,就只看到他哥哥上扬的嘴,眼角笑纹清晰可见,从喉间发出的笑声依旧性感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恍惚的在电影声中睡了过去,耳边还留着Dean的笑,他蹭了下枕头,然后惊醒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枕头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从床上一跃而起,环顾四周,这是Dean的房间,被那人笑着说是记忆海绵的床上只有刚刚自己睡过的痕迹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拿起散落在床上的照片,上面的两人是许久不见的笑脸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将照片收回原处,关了房门,口袋里的纸条在空荡的走廊被布料摩擦出沙沙声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用没有打绷带的手拿上行李袋,开着他哥哥修理过无数次,从来不曾抛弃的Impala,离开地堡,开始一个人的行程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Let me go Sammy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纸条上的话语还带着Dean的温度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但他眼神中的坚定一如他哥当初的模样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会找到他,并且带他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看完没结束的电影,继续他们的生活。

评论(4)

热度(5)